台籍渔船钓鱼岛附近遭日本公务船冲撞已安全返港

欧洲杯赛事

台籍渔船钓鱼岛附近遭日本公务船冲撞已安全返港

中新社台北9月28日电 台湾宜兰苏澳籍渔船“新凌波236号”27日在钓鱼岛西12海里处起网作业时,遭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舰“KURIMA”(PS32)冲撞,造成右舷裂损。目前该渔船已返回台湾。

综合中央社、中时新闻网等台媒报道,渔船上共有包含船长在内的2名台籍、3名菲律宾籍及2名印尼籍共7名船员,所幸无人员伤亡。事件发生后,船长立刻联系苏澳渔业电台,台湾海巡船“基隆舰”紧急出港护航。28日早5点,渔船已平安返回南方澳渔港。

在对环境影响具体后果的评估方面,绿会向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申请,目前评估还未进行,暂无评估结果。王文勇表示,对于农夫山泉是否对武夷山国家公园河岸、水流、森林等生态环境造成了破坏,只需要找专业的技术人员现场勘察,就一目了然。

不过,由于事涉武夷山国家森林公园,该事件也引起了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会)的注意。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了解到,早在今年1月,接到举报的绿会方面就组织相关人员对农夫山泉武夷山项目现场进行查看并提起诉讼。

绿会方面提出,1,请求依法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在武夷山的取水工程施工,立即停止破坏武夷山生态的环境侵权行为,以消除对社会公共环境权益的实际侵害和可能给武夷山国家公园生态造成的巨大破坏风险;2,依法判令被告采取措施,恢复被其破坏的环境原状,对于非法破坏行为所造成的环境损害进行修复,使被损害的生态环境恢复到损害发生之前的状态;3,依法判令被告赔偿由于违法施工,非法破坏生态环境所造成的生态服务功能损失(赔偿数额以评估鉴定报告为准)。

项目施工未受风波影响

台渔业相关人员指出,日本公务船一度放下橡皮艇试图登船检查,遭拒后离去。(完)

1月15日,绿会方面以环境侵权责任纠纷为案由,将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告上法庭,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月25日受理该案,但受疫情影响,延期至10月23日第一次开庭。

印度此次的“季风会议”在当地时间9月14日召开,原定于10月1日结束,但参加会议的印度各个政党都已经同意在9月24日就开始闭会。报道称,此次提前结束会议的主要原因是在会议过程中有与会者感染新冠病毒,尤其是两名印度的政府部长也感染病毒,包括印度公路交通和运输部长加德卡里和印度旅游部长帕特尔,此外印度执政党人民党的议员萨哈斯・拉布德也确诊新冠病毒。

绿会代理律师王文勇对记者表示,现场查看显示,农夫山泉在施工过程中出现多项违规和破坏生态行为。“我们最担心的是,作为商业项目,农夫山泉武夷山项目取水量巨大,又明确位于生态保护区内部,对武夷山国家公园生态可能造成重大破坏的风险。”

记者注意到,农夫山泉在武夷山市洋庄乡实施的年产100万吨饮用水项目,铺设引水管线17.3公里,其中沿河滩铺设的管线1.3公里。期间曾受到武夷山市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和村民阻拦,工程于2019年11月初暂时停工。

王文勇对记者表示,农夫山泉作为知名品牌企业,在环保意识方面却有待加强。“首先,取水点肯定是位于保护区范围内,或者说是公园的外围保护地带,距离武夷山国家公园核心区仅700米,项目还计划在上游1000米处架设铁丝网,根据我们现场查看的情况,这些设施肯定已经进入了核心保护区,在这样的环境敏感地带进行大规模商业性取水,生态影响风险性极大。”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这个范围实际上是严格禁止经营性建设的,如果要在保护区外围保护地带内施工,必须取得福建省相关部门的批文。”王文勇补充道,农夫山泉并没有拿到福建省政府的相关批文,只是经过了武夷山市政府几个部门的许可,这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一名资深环保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民事公益诉讼一般需要多次开庭,对环境破坏的评审等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程序,该案的难点在于对农夫山泉项目违法违规的认定,以及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程度,都需要足够的证据支撑。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法院公告显示,此次诉讼案件中原告绿会称,根据实地调查和查阅相关文件,发现被告在“年产100万吨饮用天然水生产线建设项目”工程施工中,有严重违反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行为,同时该项目也存在对环境敏感地带生态环境造成破坏的重大风险。

据此前印媒9月11日消息,苏雷希・安加迪当天表示自己新冠病毒样本检测结果呈阳性,已于11日下午6时30分左右进入位于新德里的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接受治疗。当天,安加迪在个人官方社交账号上证实自己感染新冠肺炎,并要求近期与自己有密切接触的人员注意观察和隔离,并进行必要的检测。(海外网 朱惠悦)

值得一提的是,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2020年半年报显示,受疫情影响,公司终端动销受阻,营业收入整体同比有所下滑。报告期内,农夫山泉实现营业收入115.45亿元,同比下降6.21%,实现净利润28.64亿元,同比下降0.43%。

此外,有该村村民向记者表示,村里曾有人因为作物被毁等问题与企业沟通,但一直没被理睬。

根据起诉状,绿会对农夫山泉武夷山项目进行了多项指控,其中包括在案涉项目施工过程中擅自改变环境影响评价表及其批复中的要求,违反环境影响评价法;未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违法施工破坏森林资源;案涉项目取水点位于环境敏感地带,且为了项目建设而设铁丝网的地点已经深入到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等。

10月下旬,绿会对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在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第一次开庭。

记者|沈溦 编辑|魏官红 卢祥勇 王嘉琦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是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民政部登记注册的一家全国性公益(公募)基金会,为国家一级学会。

另外,对于取水点上游修建1000米铁丝网,深入武夷山国家公园核心区的问题,农夫山泉回应称,在2019年9月版施工图图纸上曾标记有围护栏网,当时取水点周边区域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建设围护栏网是为了防止人员和野生动物侵入取水点。至2019年11月初,围护栏网工程尚未施工,所以也不存在需要拆除的情形。

不过,记者获取的一份农夫山泉方面在庭审中的答辩情况显示,公司对绿会所提问题并不认可。

对于该案件,农夫山泉又有何回应?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近日多次试图联系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和杭州总部,不过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公司方面回应。

比如取水点位于敏感地带的问题,农夫山泉表示,取水工程记载于《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中,并由武夷山市环保局审批同意。同时还取得武夷山市水利局、发展改革和科技局、林业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批准,取水工程的立项和实施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以及其他法律法规的要求。

11月11日,位于项目现场周边的武夷山市大安村的某村民告诉记者,农夫山泉项目在去年年底一度停工,后由于疫情影响,到今年5、6月份复工,“眼下部分水管已经安装完毕,好像年底应该就会试运营。”

Back To Top